二十是个小哥哥

【2018.10.21 苏沐秋生贺】
伞哥生日快乐!
(顺便,图里的背景是伞修橙常去的那家冷饮店哦⊙∀⊙!)
(以下是一点小小的脑洞,可惜没时间码成文QAQ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回忆簿】
小故事1.伞修:苏沐秋很喜欢红色,就是嘉世队服的那个红色。虽然吴雪峰说,那是代表他们这些年轻人的一腔热血的红色。但苏沐秋却认为,那是枫叶的颜色,也是他的颜色。

小故事2.伞修橙:苏沐秋记得很清楚,每年秋天的时候,他们三个总是会来到这家冷饮店,点上冰淇淋,就可以座好久,用苏沐橙的话说就是“天凉的话,冰淇淋就不会很快化掉,可以吃好久呢。”
冰淇淋苏沐秋总是会点三份,虽然自己并不喜欢吃甜食,但是苏沐橙和叶修很喜欢,所以他也会给自己点一份,坐在他们身边陪着他们一起吃。

【全职高手/乐新乐】血雨猎

[全职高手/双张]血雨猎4
血族乐×血猎新
ooc有
攻受随心

虽说林敬言答应要来帮忙了,但因为没法传送,赶路还是得要几天时间的。没办法,这几天还是照样过了。

至于结盟的事情,张新杰当然早就和张佳乐商量过了,却被张佳乐委婉拒绝了。张新杰也尝试问过原因,不过见张佳乐提起这事时忽然黯淡下来的眼神,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。

大概...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吧,张新杰是这么想的。

不过张佳乐之后几天一直是闷闷不乐的,时常坐在窗台边发呆,或一言不发的把玩着那枚勋章。而且一坐就是一整天,每天晚上都是以一声长叹做结尾,然后起身默默离开。

张新杰觉得自己大概是说错了什么,但又不是很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,只得去找邹远了解情况,毕竟曾经百花遇袭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,连韩文清也不是太清楚。

之后,张新杰找到了邹远,和他说了一下事情大概的经过,换来的却是长久的沉默。

结果还未等到邹远的解答却等来了一直坐在他身旁的唐昊的愤怒,正当唐昊站起身企图给张新杰一拳的时候邹远却拦住了他。

“算了,这件事清楚的人也不多,不能怪他。”虽然看得出邹远在说这话时也是满脸的怒火,但他的理智还在。而唐昊只得愤愤不平的坐下,瞪着张新杰。

“这件事,其实一直是百花避而不谈的话题,毕竟...对前辈伤害挺大的。”邹远做了个深呼吸,想让自己平静下来,“你应该知道,十年前那次血族的内讧吧。”张新杰回答:“嗯,但知道的并不清楚,只知道参与的有叶修领导的前嘉世,轮回,呼啸和百花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还牵扯上了微草。”

邹远微微点头,苦笑着继续道:“其实那次计划本来是想找到可以清理突然出现的血徒,也就是你们所谓入侵你们的城市还到处乱咬人的吸血鬼。他们以血液为食物,而且是无差别攻击的,那些烦人的血徒本是被临海所控制住的,结果在临海灭族之后,这些家伙就跑了出来。不过被叶修前辈及时发现,阻止了它们的进一步入侵。后来几大亲王都收到了一封来自叶前辈的邀请函,说希望各族亲王可以帮忙加固‘锁’,以防血徒再次出逃。那时,张佳乐前辈和孙哲平前辈都去了,结果,不过三日,便传来‘锁’被破坏的消息,孙哲平前辈也因此受了伤,还失踪了。事情传出去后,外面就一直有风言风语说:是张佳乐前辈为了个人利益破坏了‘锁’放出血徒的。毕竟前辈最擅长的就是建立或破解各种结界。一周后,前辈回来了,浑身是伤口和血迹......前辈伤好后他却被发现自己没办法再次使用魔能了,结果我们还没想好办法,前辈就失踪了......前辈再回来,已经是一年后了,不过似乎除了百花,呼啸和你们霸图以外的人都觉得前辈是被‘秘密处决’了,而且更加肯定张佳乐前辈是叛徒,放出了血徒这一点。可惜啊,前辈就算失去了魔能,至今还一直在研究如何直接把血徒斩草除根...毕竟那些家伙们现在已经跑到了你们那边,想全数困住再封印,几乎是不可能的了。”

“切,连反驳都不会的笨蛋,明明被冤枉了为什么要帮那群人啊。”唐昊还在旁边小声的抱怨着。

张新杰听完了邹远的讲述后已经大致了解了缘由。

“噗,没想到是这样一个人啊,该说他是太过善良了,还是还说他纯的有些可爱呢。这也太单纯了吧。”张新杰不禁勾起了嘴角,“不过,事情可能不只是谣言这么简单啊”

【全职高手/乐新乐】血雨猎

[全职高手/双张]血雨猎3
血族乐×血猎新
副cp有(本章小剧场昊远高糖)
ooc有
攻受随心

由于百花曾经受到过大规模的攻击,至今还未完全修复,剩下不常用的房间由于百花只剩下张佳乐,邹远和长期不见人影的张伟三人,所以也不常打扫,门一直锁着几乎被当做杂物间了,一时半会儿也打理不出来。没办法,最后只能安排唐昊和邹远暂时住一间房,张佳乐和张新杰暂时住一间房。

邹远唐昊倒没什么大不了的,十分爽快,毕竟没打仗之前两人就住同宿舍,所以很快就处理好了。

但张佳乐和张新杰这边就显得有些有些尴尬了,毕竟是素不相识的两人,而且还是一个人类一个血族的,就这么扔在一个房间里似乎有些不太妥当。不过好在张佳乐本就是个随性的人,张新杰也对这个安排没有太大意见 。

结果事情竟然就被这么轻松的解决了。唐昊有点莫名的不爽,虽然他的本意还是想来“骚扰骚扰”邹远,但是他还是很想给张佳乐制造点麻烦,来欺负一下这个他“讨厌”的人 。结果来交涉的这个小牧师也这么无所谓,本来还企图看看张佳乐笑话呢,不过这也无所谓了。

之后张新杰用随身携带的水晶和霸图取得了联系,大致说了一下情况后,不知四处晃悠的张佳乐又从哪里晃荡出来了,嘴里还叼着半块巧克力。

见张新杰说的差不多之后便凑到他身边,开始和霸图的那些曾经的旧友唠起了嗑来。

“哟,老韩,别来无恙啊。”张佳乐微笑着,做了一个很仪式性的开头。韩文清明显很清楚张佳乐的性格,揉着太阳穴道:“有什么你直说吧,别兜圈子。”“嘿嘿,还是你爽快,比和老叶那个不要脸的说话轻松多了,”张佳乐揉了揉鼻头,继续道,“那......早些时候我和你说的那个勋章,还有那个关于让彼岸花开花的方法......你看......”“那个我给新杰了,那个勋章我顺手让肖时钦改了一下,可以积蓄魔能。”一只站在张佳乐身边的张新杰这时也从衣服口袋里的出一个小包,把他递给了张佳乐。“小事情那么正直的人会帮我这个血族?!”张佳乐明显有些惊讶。而韩文清却十分淡定的说:“我告诉他是给林敬言的。”这次不只是张佳乐,就连在附近围观的唐昊邹远,甚至是霸图出生的张新杰都有些发愣。

【惊了!霸图史上最为正直的队长韩文清竟为了旧友夙愿...呸,愿望欺骗压榨雷霆队长?!】
(以上为个人的深井冰脑洞,与剧情无关)

而在韩文清身后路过接水的林敬言有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。而远方的小事q,肖时钦正打起了喷嚏,肖时钦:“阿嚏,啧...怎么回事?感冒了吗?”

之后张佳乐又和霸图方面商量了一下,拜托了林敬言来帮忙,虽然林敬言纠结了一会儿,但最终还是同意了。毕竟以百花现在的实力,想修好传送阵那得到猴年马月啊。之前唐昊那小兔崽子说的时间可是把他自己也算进去了,当然,他怎么可能会帮忙呢?

“看来百花也不像看上去那么和谐啊......”张新杰如是感(tu)叹(cao)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[分割线]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小剧场.昊远的对话】
邹远“故意的吧。”
唐昊“不然呢?”
邹远“算了,懒得管你。”
邹远收拾床时,唐昊沉默了一会儿,
问道道:“话说回来......你会踹被子吗?(虽然以前是一起住一间房,但那是上下铺.小声bb)”
邹远回答的毫不犹豫:“会。”
唐昊有些发懵,结果邹远毫不留情的又接了一句
“但至少比你睡觉踢人好。”
唐昊感觉一口淤血哽在喉咙里,
“自家小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毒舌了......”
唐昊沉思了起来......

【耀诞第二弹】伊利亚:生日快乐,我的小布什维克。顺便...早安

【国庆/王耀贺生】联五篇(非国设)
小耀,生日快乐!
(第一次画条漫QAQ,大家将就着看吧w)

【双张/乐新乐】血雨猎

[全职高手/双张]血雨猎2
血族乐×血猎新
(本节有副cp:唐昊x邹远)
ooc有
攻受随心

一般来说,人类自主研发的传送阵虽然不比血族用能力制造的传送阵,但是并不会出现bug。可是现在的情况......

张新杰站在一处空旷的阳台旁有点蒙。为什么....不是大门?

张新杰还在发愣的时候,他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哟,竟然用人类来我这儿啊,还真是稀......”对方话还没说完,张新杰就本能的用了一个十字军审判以此防身。

结果张新杰技能都未放出,他就听到了一声哀嚎。回头看去,就看到一个酒红色长发,身着蓝色礼服的男生抱着头,蹲在地上,可以说得上是好看的脸因为疼痛皱成一团。张新杰赶忙把地上的人扶起。此时,另一个栗色头发的少年闻声跑了出来,“人类?!为什么会在这里。”张新杰感受到了少年对自己明显的敌意,大概是因为看到了蹲在地上揉头的那个男生,以为他是来宣战的吧......

张新杰正准备解释,结果被人抢了先。

“小远你先别激动,让他先说来意吧,应该不是坏事,毕竟要宣战的话不应该是牧师来,屏障没有排斥他,就是最好的说明。”男生揉着脑门被砸到的地方,对瞪着张新杰的少年道。

“那张佳乐前辈,你的头......”被称做小远的少年还是有些不信。

提到这个,张佳乐尴尬的咳了咳,解释道:“emmmm,我听到传送阵的声音,便从大厅出来看看是谁,结果这小牧师是背对我的,我一说话可能被吓到了,不小心那十字架砸了我一下。毕竟是石英石,还做的那么大,不疼就去见李轩了(小声bb)。”

那少年算是勉强被说服了,然后目光继续转向张新杰,示意他说出来的目的。

张新杰看到少年的眼神后才开口说明来意。哈?你问我为什么不早说?你到是告诉我这俩货给了我说话的空挡吗?认真说在不说话我真的想开十字军审判了喂!

了解来意后,张佳乐也说了一下百花的情况,并介绍了一下身边的少年邹远。当但是张佳乐还是委婉的拒绝了霸图同盟的请求,准备解释原因时,地面忽然剧烈摇晃了起来,传送阵发出了巨大的噪音。里面的人影完全出现后传送阵便破碎了。

此时一个一身黑色礼服,头上绑着与装扮气质完全不相符的头戴的少年,吵吵嚷嚷的向着他们的方向走来。

“哟,张佳乐,最近过得如何?最近也没什么仗好打的,我来你这待一久玩玩。”那男生边走边说,脸上笑得开心,看上去是个很阳光的少年,“顺便一提,你的传送阵坏了,就凭你的能力,哪怕算上小远吧,要修好也得用个十天半个月的,所以你别想着赶我走。”但心智似乎还是个小孩吧,根本看不出是个至少上百岁的血族啊,张新杰是这么想的。

张佳乐见是他立刻起了骂人的冲动,有种如果不是邹远拉着他,他可以当场把人剁了的既视感。揪着少年耳朵骂人的时候张佳乐觉得自己当初一定是下手太轻了,怎么不一次性弄死他啊,好烦啊,不对当初就不应该看好他的潜力把他带出来的啊,现在简直活生生给自己弄了个大麻烦。

认真看来了看刚到的少年,张新杰便知道了他是谁,再回想林敬言的那个“小心”,张新杰瞬间又一次刷新了对血族的概念。

原来不是每个血族都像喻文州那样啊......

【双张/乐新乐】血雨猎

[全职高手/双张]血雨猎1
血族乐×血猎新
ooc有
攻受随心

战争打响,所以阵营自然分派。当然,在战场上,可以帮到自己的友军当然是越多越好,至少霸图高层是这么想的。

中立方的那些家伙反正是指望不上了,那群人明显就是打着中立的旗号帮人“打工”。于是,霸图的某位高管盯上了一直没有动作的百花。

百花虽然是个由纯血族组成的氏族,但听说他们现在的亲王是个很善良单纯但又实力强劲的血族,似乎在战乱之前和他们的队长韩文清(医学水平大大提升,人类生命极限也被大幅度增加)还是好友,看上去应该是个可以尝试结盟的人。

于是乎在某一天,这位高管找到张新杰并让他作为外交官去和那位百花的亲王联盟。做出这个决定当然不是因为这位高管想买自家治疗,而是因为这个治疗会十字架审判啊!就算真的交火了也不会被血族直接秒杀。

张新杰当然是毫无怨言的接下了这份工作。然而这位高管并没有意识到,自己在无意之间,还真的
把自己家的牧师给买了......

不过那是后话来。

张新杰准备出发的前一天,韩文清单独找他谈了会儿话,出来后张新杰的手里多了一个荷包状的东西和两张字条,其中一张纸是韩文清拜托张新杰捎给那位亲王的。

次日,张新杰站在传送症中间,站在他身旁的林敬言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。张新杰觉得这眼神里仿佛充满了一种送张新杰去赴死的既视感......

当传送阵开始传送的时候,林敬言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,忽然开口想说些什么,可惜张新杰耳边剩下的只有传送阵开始运作的声音了,只勉强听到了小心两个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分割线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小剧场.韩张的对话内容]

张新杰来后韩文清就开门见山的说了自己想说的:“百花现在的这亲王...是张佳乐吧....”
张新杰点点头,认真的回答道:“从目前已知的资料来看,是叫这个名字没错。”
韩文清听到这名字后顿觉一阵胃疼,看来张佳乐给他带来过不少的麻烦啊。
“嗯,这个小包和字条你帮我带给他吧,之前一直想拿回去来着,结果之后出了那么大的乱子。”
韩文清把小包和字条递给张新杰。
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又补充了一句:“对了,另外一张字条是给你准备的,或许可以帮到你,必将是张佳乐那家伙......”
张新杰微微点头目送韩文清离开后盯着那张字条看了许久,然后他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亲王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映像.....

【双张/乐新乐】血雨猎

[全职高手/双张]血雨猎0
血族乐×血猎新
ooc有
攻受随心

或许是一个人生活的久了,愈发的喜欢着孤单,不想也不敢去踏足别人的繁华,只有在自己的世界里,静静的仰望天空。聆听到寂寞的歌唱,望不断的春花秋月,寒来暑往…

西元2000年,一直隐藏在暗处的血族忽然出现在了人们都视野里,成群的吸血鬼大肆猎杀人类,导致整个世界变得满目疮痍。

西元2020年,人类对血族的反抗战争正式打响。

西元2030年局势明朗了起来,战场上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:代表人类的教会及十字军,代表血族的亲王们,以及持围观态度的中立血族/人类。

[教会方:霸图,微草,雷霆,新嘉世,皇风 血族方:蓝雨,虚空,烟雨,呼啸和一直没有露面也不参战的百花 中立方:兴欣,义斩,轮回]

Stop!

你以为这是什么正经文章吗?

那么抱歉了,这个沙雕作者怎么可能正经的起来嘛!

那么欢迎大家观看欢乐撒糖全程无刀向的《血雨猎》......[露出悲伤的笑容]

但愿这次不会坑掉吧。。。。